> 消费 >

刺激消费大PK,南方or北方 三轮PK胜负已分

时间:2020-04-01 09:51:42       来源:和讯网

南京3.18亿元、杭州16.8亿元、约16个省(直辖市)总数超42.73亿元——一大波消费券集中发放是地方政府对此前两个月消费断崖式下滑的积极对抗。

不光“撒券”撬动消费,汽车下乡、2.5假期等政策也“重出江湖”。刺激政策频出,哪些手段能最快见效、南北方城市谁能最先“回血回蓝”成为未来数月的一大看点。

只是,站在当下这个低迷时期,对于被困两个月终于走出家门复工复产的人们来说,是否有足够的信心消费、以往的消费曲线等多久才能恢复还不得而知。

三轮PK胜负已分

出门花钱吧!在全国大部分商业消费活动被迫按下暂停键后,地方政府正试图用政策优惠重新激活市场。而在刺激消费的方式方法上,祖国大江南北却呈现出不一样的颜色。

南北PK第一回合:消费券

杭州向全体在杭人员发放16.8亿元消费券;

南京推出3.18亿元消费券;

浙江推出10亿元“文旅消费券”和1亿元“文旅大红包”

广西宣布要发放数亿元消费券;

重庆渝中区免费发放千万元消费券;

……

在这令人眼花缭乱的漫天撒券中,却鲜有北方城市的身影,只有北京的苏宁、国美发放1.2亿家电消费券,济南市推出2000万元文旅消费券,银川市兴庆区发放了500万元餐饮消费券。

南北PK第二回合:购车指标和补贴

除发放消费券的金额少、力度弱之外,与南方想必,北方的政策也更显保守。

在北京今年拟新增10万个新能源汽车指标消息被“紧急撤回”后,浙江杭州宣布今年一次性增加2万个小客车指标,广州失也在近日提出将增加中小客车指标。

加量释放购车指标还不够!南方多地更是直接“撒钱”出台购车补贴政策,比如:

佛山购车补贴最多可给到5000元/辆;

长沙、株洲、湘潭三地也对符合条件的车型作出了最多3000元/辆的补贴;

广州还对个人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给予每车1万元综合性补贴;

南昌则是按1000元/辆标准给予购车人补贴。

南北PK第三回合:官员带头为消费站台

有媒体不完全统计显示,截至3月20日,至少有海南、江苏、湖南、青海、广东、河南、安徽、浙江、云南、重庆、四川、山东等12个省份的20多位党政干部带头“下馆子”“逛超市”。

这里面貌似也只有青海、河南、山东三地属于北方省份。

不难看出:南方多地已经先走一步:不管是汽车消费补贴还是消费券,以杭州、南京等为代表的南方地区的大手笔政策确实吸睛。

南北消费谁更抗跌?  今年1-2月份,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52130亿元,同比名义下降20.5%。如果以-20.5%作为分水岭,在不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内地31个省市自治区中,截止3月30日,有27个已经公布1-2月统计公报或经济运行数据。

其中15个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下滑速度大于全国平均水平,包括天津、重庆、河北、山西、辽宁(以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计算)、吉林、江苏、安徽(以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计算)、河南、湖北、海南、陕西、甘肃、青海、内蒙古等地区。可以看到,这其中大部分是北方区域。

另外12个降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地区,分别为北京、上海、浙江、福建、江西、山东、湖南、广东、四川、贵州、云南、宁夏,这其中大部分为南方区域。

1-2月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

(数据来源:各地统计局)

仅从数据来看,在疫情下,北方相比南方似乎更倾向于捂紧钱包减少消费——这是否也意味着,在这场席卷全国的疫情下,北方居民的消费能力相对南方而言受到的冲击更大?  这一问题显然不能用这一组简单的数据就能盲目做出解答。但通过这组对比,笔者关注到的是中国南北方经济差距不断拉大的现实。此前有媒体披露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南方的GDP占全国的比重64.56%,北方占35.44%。而在改革开放初期,南方和北方的经济总量基本是平分秋色。

事实上,北方大城市的消费力已经开始落后于南方城市,按照此前媒体总结的2018年中国消费力最强的前十大城市,包括了上海、北京、广州、重庆、武汉、成都、深圳、南京、苏州和杭州,其中仅有北京一个北方城市在列。

工资不涨,一切“雨女无瓜”?

如何出台政策是政府和商家的事儿,是否买单则关乎你我。

从当前刺激消费的政策来看,主要分为三类:刺激餐饮娱乐、出游以及汽车消费。除了汽车消费依赖于刚性需求外,前两大行业都与线下流量息息相关,并在疫情缓解后仍苦于流量萎缩:

一方面餐饮行业仍“少人堂食”:2020年3月上旬,美团研究院针对本地生活到店综合商户的问卷调查显示,截至3月9日,六成商户仍处于暂停营业状态;本地生活到店综合商户复工遇到的困难中,78.7%的商户选择了“没有顾客”。另一方面,旅游业停摆尚未全面恢复管控,据中国旅游研究院测算,2020年一季度及全年,国内旅游人次将分别下降56%和15.5%,国内旅游收入分别下降69%和20.6%。

随着疫情逐步缓解,如何让消费者走出家门?通过政策形成积极引导,或许是政策制定者的初衷。不过,问题在于,发钱、放假真的管用吗?也许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未来究竟是捂紧钱袋子还是放心消费,取决于工资的增速和预期,而非消费券。

“2月收入下滑约30%。”一位在北京打拼多年的90后A向笔者吐槽自己最近的焦虑,已经三十而立的他直言最近焦虑的睡不着。从事互联网广告相关行业的他,最近开始频频投放在各大招聘平台投放简历,但能有面试机会的企业都不多,仅有一家走到了谈薪水阶段,但对方给出的工资区间,远远低于他的预期。

对于多地打算推行的2.5天小假期计划,A感慨,很多企业经营困难,KPI都完不成恨不得收缩裁员,怎么可能多放假?“我缺的是那0.5天工作日吗,我缺的是钱啊!跳槽后如果工资水平上涨,哪怕996都可以接受。”A感慨。

可以说,除了端着“铁饭碗”的部分群体外,对于靠工资生活的大多数人而言,这场暂时看不见尽头的危机带来的收入不确定性隐忧或将笼罩一整年。

风雨欲至,外在直接的刺激,或许不如钱包稳定带来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