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费 >

《血观音》像一场深渊,既属于堂真,也属于所有看过它的观众

时间:2020-08-18 16:01:51       来源:迷影人生

电影有很多的功能。

它既可以让人在短短两个小时之间,忘掉生活当中的一切不愉快,沉浸在光怪陆离的新世界里;也可以揭露人心最黑暗之处,让人如临深渊。

《血观音》显然属于后者。

传奇女星加盟

如果在知乎搜索:"如何评价惠英红?"一番浏览之后,就会发现答案基本一致:

"她是神,我不配评价。"

看似没有评价,却满满都是对她的敬重和欣赏。纵观惠英红的履历,当初逃难到香港,为了一家的生计选择学戏,吃尽了苦头,好在被张彻导演发现,从此走上了演艺道路。

《血观音》让她获得了17年金马奖影后,她也凭借着这部影片,奠定自己在演艺圈女王一样的地位。

钱权交易

故事围绕棠家三位女性展开,她们分别是惠英红饰演的棠夫人,以及她的两个女儿,棠宁和真。影片的开始,棠家就做东,举办了一场宴会,邀请了各界名流。

表面是一群人坐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实际上,没有人会这么单纯。在这里,观众很可能在第一时间无法接受到藏于客套话下的隐秘信息,等过一会儿就意识到,这群上流社会的人打算合谋在一起炒地皮,简称"弥陀计划"。

有钱的出钱,有权的出权,赚取的巨额差价按他们的规则进行分配。这种背地里的黑暗勾当,虽然可以想象出来,但有一天这么直观地看到,还是会觉得有些惊异和不适。

更可怕的不是计划本身,而是为了这个计划的实施,这群人直接杀掉了所有拦在路上的人。所谓法律,所谓道德,通通得为了利益让路。

工具人女儿

能够主导这一场权与利的游戏,棠家实力之强不容小觑。但和其他所有家庭不同的是,在这个家里,父亲的角色是空缺的,手握大权的只有棠夫人。作为一家之主,棠夫人的能力不输男性,但却苦了两个女儿。

大女儿棠宁,承担了影片中权钱交易中情色的部分,作为一朵八面玲珑的交际花,周旋于男性之间。小女儿堂真,由文琪饰演,表面上深得棠夫人宠爱,却也只是因为能力和年龄的限制,处于被训练的过程中,棠夫人也对她"寄予厚望",时常手把手教导她才艺。

但这三个人,并不像至亲的人,棠宁和堂真更像是棠夫人施展计划的助手,她们之间总让人觉得虚假和刻意,没有母女该有的温情。当棠宁终于有一次可以躺在母亲怀里撒娇,二人说说笑笑时,棠夫人却再次暗示,让棠宁去性贿赂对弥陀计划有威胁的警官。

棠宁看着母亲给自己准备的性感睡衣,还沉浸在刚刚的温馨里不愿醒来,母亲却直接泼了一盆冷水:"公主身,丫鬟命。"

在棠夫人眼里,即使是血脉相连,骨肉至亲,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帮助她实现野心。

反抗无效

在这样的现实面前,聪明的棠宁不会甘心永远被压迫。

于是,棠宁告诉堂真,她其实不是自己的妹妹,而是亲生女儿。棠夫人为了家庭的颜面,也为了方便让棠宁继续交际花的身份,选择隐藏她的真实身份。

一个连自己亲骨肉都算计的女人,无异于魔鬼。棠宁想带着女儿坐船逃走,放弃眼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生活,追寻想要的自由,却遭到了堂真的背叛。

堂真虽然年幼,却早就在闲言碎语中意识到身世,以及棠夫人培养自己的真实意图。所以,棠宁的话对她来说无关痛痒,因为她早就选择了顺从。

在她内心深处,并不接受棠宁是亲生母亲,她宁愿自己依旧是棠夫人的附属,也不愿意认肮脏的女人当母亲,更何况,她本身就来自见不得光的行为。前有狼,后有虎,与其跟着一个时时刻刻都能让自己觉得羞耻的人,不如归顺强权,说不定有一天,这份权利还能落到自己头上。

幼小的恶魔

堂真一直是一个孤单的人。虽然另一个富家小姐林翩翩还愿意和她说说笑笑,但她也只是再一次被当做了工具人。当林翩翩和自家马夫你侬我侬时,堂真就充当放哨者,只能一边听着浪言浪语,一边默默的背着日语单词。

这还不够,表面温文尔雅的林翩翩还拿棠宁羞辱她,用刺耳的话语攻击堂真。再纯真的小女孩,在一次又一次的压迫下,也要加以反抗。

这种反抗,不同于棠宁式的极端,堂真选择隐藏在自己小孩的外表之下,把反抗放在无意间。比如,"无意间"说出马夫和林翩翩的私情,让他们被拆散;再比如,在林翩翩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之际,"无意间"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等她彻底死了,才喊来医生。

欲望,不仅仅属于那些自诩成熟的大人,小女孩也同样有欲望。在纠结要不要救林翩翩时,堂真仿佛看到,地上有一个苹果,鲜红得像血一样。这种圣经中代表欲望的果实,其实也暗示了当时堂真脑海里的欲望——让这个曾经羞辱过自己的女人下地狱。

罪恶的延续

影片的名字叫血观音,这个自带不祥之感的名字,预示这条披着金钱交易外壳的权力斗争之路,充满着血腥和杀戮。然而真正的悲剧在于,象征新生的女孩,如何一步一步被玷污,被迫沦陷其中。

长大后的堂真成为了一名杰出的女商人,而此时的棠夫人已经垂垂老矣,身患绝症,只能活在医疗仪器的帮助下。当堂真接到医院病危通知,只说了三个字:"救救她!"慌张的神情,被媒体定义为母女情深。

但堂真自己知道,救她不是为了挽留她的生命,而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位罪魁祸首,她要让棠夫人保留意识,一直遭受病痛的折磨。她用这种方式,让她付出代价。

在亲眼目睹并且经历了一切罪恶之后,旁观者也成为了参与者。一次次心理和生理的阉割,让她的内心也被黑暗所笼罩。有一天,当坏人老去,无法作恶时,她就成为了罪恶的传承者。

《血观音》像一场深渊,既属于堂真,也属于所有看过它的观众。但愿你我只是深渊的看客,那里的一切,都只是奇闻。